当百年祠堂的屋顶覆上清晨的露水,当城中村的街道逐渐响起小贩搬动货物的声音,不论是包子铺还是咖啡馆,都飘出早饭的味道弥漫在街头巷尾……北山居就在这样热闹的城中村里醒来。
 
 
罗建东,北山居首席设计师,他与北山居创意主脑薛文不仅是15年的合作伙伴,更是相知多年的默契知己。说“臭味相投”也好,志同道合也罢,遇到合拍又能一起做事的人,实在是一种幸运。
 
 
2008年,罗建东加入了艺术家薛文及薛军两兄弟发起的“古建筑保育活动”,并作为主设计师参与了“北山会馆”、“北山戏院”的修复改造设计工作,同时还为北山音乐节提供了公共空间设计。从此两位好友便与北山村结下了不解之缘,而在现代城中村内建造一间设计酒店的共同理想,让他们再次结伴而行。
 
 
“我第一次见到北山居原建筑的时候,它还是一座农民自建出租屋,看起来就像是四平八稳的盒子。形形色色的租客进进出出,白天他们走到热气腾腾的、喧闹的市井中,夜晚则回到这个城市里唯一让他们有安全感的栖身之所。”
 
看着这样一栋建筑,罗建东总是在问自己:改建为怎样的酒店,才是对这栋建筑最好的设计?这样的思考方式与薛文不谋而合,经过了无数次探讨和论证及一年多的施工,北山居成为了现在的样子:
 
 
旧的元素最大限度得以保存,而新的理念以一定比例融合进去,遵循建筑本来的特点进行顺势而为地调整,来满足以后作为一间酒店的使用需求。
 
 
万人如海一身藏,北山居便是这样一处闹中取静之所。在这里,每样器物都处于比较中性的状态,没有多余的装饰,却可以舒服而平等地与人相处,内部空间不仅隔绝了外界的喧嚣,更隐去了物质的浮华。
 
 
之所以这样隐藏设计的痕迹,亦是为了给予北山居生长的空间。在罗建东看来,茶具经过长期的使用会泛出“包浆”的光泽,而建筑经过与人类的相处和对话,亦会生长出人文脉络。每位客人都在用当下的温度和触感,增加着北山居生长的宽度与厚度。
 
这是一座值得怀着未知与期待来居住的酒店——你居住的那天,北山居是什么样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