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成就一座城

薛文,北山居创意主脑,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的他,是珠海最跨界、也是最任性的艺术家。
 
拥有永远无法被满足的好奇心和探索欲,薛文总是在找寻更加饱满新鲜的生活,加上即使玩票也是百分百认真的性格,二十年来不知不觉便弥补了珠海许多行业的空白。他开了珠海第一间酒吧、第一间画廊、第一家咖啡馆、第一间英语培训机构,顺便“进口”了珠海第一个外国人,他是珠海的古建筑保育活动的发起人,并创办了北山会馆、创办了南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北山音乐节……
 
 
从第一届北山音乐节开始,薛文都会跑遍珠海寻找最适合接待音乐家的酒店,却从来没有真正满意过。音乐家不仅是为表演而来,他们亦是旅者,来到珠海希望感受到本土的文化和生活脉络。从那时起,薛文就有了一个做酒店的梦想,理想中会有这样一栋建筑:它的“中国特色”带着市井气息,能容得下平凡生活中喧闹的爱恨情仇,也能纳艺术家入怀、以一墙之隔在喧闹中划出沉静的时光……终于,这一次,薛文打造了“北山居”,珠海首个独立设计酒店。
 

 
 习惯了被问:
 城中村,能体现什么样的美感?  
 
北山村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,亦是珠海市中心的城中村,村巷里保存着各个年代的建筑,带着热闹亲切的市井气息。
 
从第一届北山音乐节开始,薛文就总被问道:“城中村,能有什么音乐文化氛围?”然而北山音乐节至今已经成功举办11届,咸水歌混搭意大利电子音乐也被搬上舞台,独具特色的音乐现场让观众趋之若鹜。如今,北山居开业在即,又常常有人问薛文:“城中村,能体现什么美感?”
 
 
习惯了面对这样的疑问,薛文总是带着一抹就是要让你想象不到的笑容回答:
城中村才是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符号,我们想做的就是让新与旧合理融合,并且有机更新,从设计理念到施工方式,都让它与城中村的环境自由融合,像一棵树一样自在又野蛮地生长。”
 
 
 
  用一个艺术家的想象力, 
  会做出怎样的酒店设计?
 

在北山居改造之前,薛文常常望着这栋农民自建房构想它将来的样子:平凡人留下的痕迹就一定是不具美感的吗?艺术家想要住在怎样的空间?如何才是对一栋建筑最合适的改造方式?
 
 
最后,薛文采用了一个相当大胆的设计方向:最大程度地保留原来的风貌,丝毫不打算隐藏原有的痕迹。于是,大堂前台的背景墙留有以前的许多油渍,甚至有以前居住在这里的工人的涂鸦。许多墙体丝毫不修边地裸露出来,有一整面墙原来贴满了瓷砖,把瓷砖卸掉之后的墙面肌理,竟然像一副油画。这样的“装饰画”在整个北山居简直无处不在。那么,怎样选择哪些该留哪些再造呢?怎样选择新的材料才能与旧的环境碰撞出彩?
 
“审美当然是唯一标准”,薛文给出这样的答案,被留下来的一定是可以融合的,它的肌理、线条、风骨一定是可以满足审美需求的,“我们要的是简单而不是不简陋”
 
 
 
一个完美主义者,
  可以造出多接近于完美的酒店?

或许,每个艺术家在雕琢自己作品的时候,都是一个强迫症患者。
 
 
正如薛文对待北山居,每处细节都经过反复的论证,每个想法都要求不打折扣地执行,以至于从有预算到预算不封顶,时间和投资都花在看不见的地方。只有住进北山居,才能感受到它真正的价值和意义,远远超过了一座精品酒店,而更像是一件行为艺术的作品。
 
 
这就是北山居,艺术气息弥漫在每个角落,激情生活也潜藏于其中。而这些,等着你来发现。